许轻知打定主意回家养老,当即联系了中介卖房。

    手里头250的存款还是有点不够用,虽然现在她还是个小透明十八线,但衣服鞋子包包可不少,很多吊牌都还没拆过。

    于是她全部拍照发在了咸鱼上,以5折出售。

    优惠大,很多东西一上线就卖掉了。

    快递员第二天上门揽件,接下来她就等买家收货,钱就到账了。

    不到半个月,光是卖二手,她又多了六万八的存款。

    这半个月她每天早睡早起,用灵泉水做饭炖汤,把熬夜的身子骨养的终于有个人样了。

    三天后,终于有人来看房了,对方是个爽快的要全款,许轻知也干脆,直接抹了零头的几万,一百万整,事先说好了自己需要两天时间搬家。

    当天弄完了合同流程,许轻知把不重要的东西全部打包发快递回老家。

    第二天就收拾了剩下的东西,踏上了回家的路。

    ——

    从高铁转大巴再转客运车,总共七个小时的车程。

    等其他人先下车,她拎着放在前排的行李箱才从车上下来。

    “轻知,你回来了。”早早凑到车门边的许富强伸手拿过行李箱,嘴里叨咕着:“你妈在家里做晚饭哩,晓得你要回来,今天爸爸专门杀了一只鸡,杀了一只鸭,还有你最爱吃的空心菜。”

    许轻知看着眼前被晒的黝黑的中年男人,满头的黑发不知什么时候白了一大半。

    对许富强来说,和女儿的分别也才半年不到。

    可对许轻知来说,这一次见面,已经时隔了五百五十年。

    她一把抱住他:“爸爸,我好想你,也想妈妈。”

    许富强身子一下僵硬住,下一秒连忙把她推开,把行李箱放在破旧的三轮车上,背对着许轻知,嘴里嘟囔道:“你个女娃娃,还是要矜持些,那么多人看到,要说闲话啰。”

    “你是我爸,哪个说闲话!”许轻知硬声道。

    许富强也不跟她争,把三轮车后面的木板凳用手背扫去灰尘,又用手掌心用力抹了抹,擦干净,拍了俩下。

    “我出来的时候你妈就说要吃饭了,菜冷了就不好吃了。你快坐上去,抓稳当些。”

    许轻知爬上去,坐在板凳上。

    她也知道她爸这是不好意思了,没再追着说。

    她们这个年代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好像莫名有些羞于对爸妈说一些表达感情的话,父母也觉得难为情。

    从这里再往前开个五公里,才到许轻知的老家。

    一个位处祖国南方的小村子,桃水村。

    三轮车在路上颠颠簸簸往前行驶,一辆黑色小轿车迎面划过。

    许富强嘴里说着:“等再过十年,爸爸也买辆小轿车来开开,到时候就开小轿车来接你,不开这破三轮了。”

    这话,十年前许轻知就听过了。

    每年爸爸开着三轮车,载着一家人去外婆家过年的时候,看着迎面来的小轿车,他都会这么说。

    许轻知打定了主意回来养老,车自然是要买的,但她刚回来,还不适合提这件事。

    等要买的时候,再提前说就行。

    傍晚的夏风吹过脸庞,不同于城市的燥热难闻,一股清凉的感觉,带着纯粹树木青草的味道灌入呼吸。

    有不知名的小虫在叫,再远一些谁家的狗吠了两声。

    道路两边的樟木树已经长得枝繁叶茂,2006年政府修了通往村里的水泥路,从此以后大家的出行更方便了。修完路的一年后,政府就在道路两边种上了一排排的樟木树,那会儿还是个光杆杆呢。

    许轻知那会儿每天都要看看门口的树,没几年还有鸟儿安了窝,可惜被几个臭小孩捅了,她气的不行,后来就再也没有鸟儿安窝了。

    老人说,被捅过鸟窝的树儿,鸟儿瞧不上了。

    好多小时候的回忆涌上来,光是这熟悉的亲切感,让人都浑身舒畅。

    许轻知越发觉得,回来养老的决定没有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