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吴雨的叫声。www.mishiwx.com

    夏宁吓一跳,猛然抬头,看见牛效君手里拿着一个空酒瓶往头上砸去。

    “我去你的,我的命还不够硬?!”

    “我要让你的凯子看看,我的命到底有多硬!”

    嘣!

    一声闷响!

    办公室安静了。

    牛效君手里的酒瓶摔落在地上,噼啪碎了一地。

    额头上白色绷带缠绕处,立即变成一片血红。

    鲜血从额头流下眼角。

    “哎哟喂!”

    牛效君捂着额头,缩在沙发上惨叫着。

    “我滴妈呀!”

    “老子砸错方向了,我本来想砸后脑勺的。”

    “痛!痛!痛!”

    夏宁和吴雨赶紧冲过去扶起牛效君。

    先去看看额头,再看看脑子。

    无论是砸伤口,还是砸后脑勺,都不是正常人能有的想法。

    吴雨脸上既心疼又嫌弃。

    刚才她分明看见牛效君拿起酒瓶在空中比划了好几下,似乎在思考。

    以为她要轻轻敲一下头做做样子。

    没想到她的CPU疯狂运转,最终定位到了错误的目标。

    硬是狠狠砸在绷带缠绕的伤口上!

    吴雨看着痛得直哆嗦的牛效君,骂道。

    “不是高手,你装什么,刚才害得我都有点期待。”

    ……

    秦寻正在办公室剪辑《青云行》电影,忽然收到夏宁的威信。

    【秦寻,你要增肥,你的形象和王多鱼不符。】

    莫名其妙的,他觉得心里不得劲。

    增肥?

    增肥没事啊,我能运动瘦下来的。

    可是……

    我为什么不得劲?

    总感觉缺少了点什么。

    想来想去,秦寻想不明白,走出办公室向着总经理办公室走去。www.yezhixuan.com

    刚到门口。

    就看见夏宁和吴雨一人一边架着牛效君往外走。

    秦寻看见牛效君额头上的血,心头一跳,跑过去问道。

    “这是怎么了?”

    “怎么好好的,还急眼打架呢?”

    夏宁和吴雨看秦寻一眼,都撇开头,没脸去说这种沙雕事情。

    两人加快速度,架着牛效君往公司外走。

    牛效君扭过头,用手擦擦额头上的血,大着舌头含糊不清的说道。

    “秦寻,这是我自己拿酒瓶砸的!”

    “不关她们的事!”

    “你放心,我的命绝对够硬!”

    “绝对够硬!”

    “我去一个小诊所拿一片创口贴贴一下就好了。”

    秦寻看着牛效君已经被染红的绷带。

    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那么大的创口贴应该分日用和夜用吧?

    牛效君见秦寻沉默,不由得急了,被两个人架着也急着跳脚,活脱脱像一个要越狱的犯人。

    “你小子,要敢毁约。”

    “你要赔1个亿啊!1个亿!”

    “日内瓦,赔钱!”

    ……

    牛效君被夏宁和吴雨架着,骂骂咧咧的往外走了。

    秦寻看见夏宁冲他挥挥手,示意他回去。

    他一脸沉重的点点头,转过身,走进总经理办公室。

    关上门。

    他脸上的笑容如向日葵般绽放!

    得劲了!

    现在得劲了!

    我说刚才怎么都不舒服,感觉人生都不够完整。

    原来是牛效君还没受伤呢!

    第一次见面,被骂一路。

    第二次见面,被自己捶一顿。

    第三次见面,撞了一鼻子血。

    这第四次见面,又是签股份合同,又是签订意向合同的。

    没道理她能好好的呀!

    这一下,完满了!

    舒服了,舒服了!

    秦寻脸上的笑容既灿烂又惭愧。

    牛效君现在见点血,总比真的跟他前几个老板一样进局子,被车撞飞要好。

    她的命,是真的硬!

    秦寻走到茶几旁,拿起一瓶没开的啤酒,用嘴巴咬开喝起来。

    他看着这玻璃瓶,叹口气,笑道。

    “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天意。”

    这些玻璃装的啤酒是一个月前他买来放进办公室冰箱的。

    为什么买玻璃瓶?

    因为便宜,两块五一瓶。

    万万没想到,今天给了牛效君一棒子。

    要是那时候他有钱,不就买罐装的了?

    那不就是没今天的效果?

    喝了几口,秦寻拿起瓶身看一下热量表。

    “也不咋高呀!”

    “喝啤酒能长胖,但只能长胖一点点,喝多了容易醉,真长胖还是得是奶茶。”

    他拿出手机,打开外卖平台。

    全公司一人一杯。

    他一个人三杯!

    所有的音乐天才最终的归宿都是奶茶,这就叫致敬大师!

    18块钱的奶茶,一口气点了45杯,花了810块。

    又在备注上写上。

    【送达之后,奉上100块红包,辛苦了!】

    这就是910块了。

    这是秦寻这辈子买外卖最豪爽的一次。

    或许是因为刚才看到夏宁发来的拍摄电影的成本表格,动不动就几百上千万。

    他竟然一点都不心疼,觉得是小钱。

    至于打赏外卖员100块,是因为他曾经送过3箱啤酒,搬上没有电梯的6楼。

    真是累惨了!

    最后拿到了15块配送费,下楼后犒赏自己一杯奶茶,就只剩下2块钱了。

    淋过雨的人理应为别人撑伞。

    ……

    四十五分钟后。

    奶茶送到了。

    秦寻当面给外卖大叔打赏了100块,他连连说感谢离开了。

    他看见外卖大叔离去的背影,有些感慨。

    为什么当初我遇不到我这样的好人。

    都是一些想4000块一个月包养自己的老姐姐?

    程婉安排办公室里的人有序到前台领取奶茶,发一杯,告诫一声。

    “秦总请的,好好工作!”

    领到奶茶的同事有些点头笑笑,有些说声“谢谢”。

    有些马屁精看着秦寻,双手用力鼓掌,一脸坚毅。

    “我以前的老板从来没给我买过奶茶,自从来了橡树,我喝上奶茶了!”

    那感觉给一杯奶茶就像是给他许配了媳妇一样!

    秦寻觉得尴尬,赶紧提了三杯奶茶,回到办公室。

    一边喝奶茶,一边剪辑电影。

    争取一个星期剪辑完,拿到刘明那里骗……赚一些钱。

    拍电影真的是烧钱,得迅速抢……赚回来。

    ……

    午饭之后。

    夏宁和吴雨才回到公司。

    一回到公司。

    夏宁来不及喝口水,直接走到秦寻办公室,站在办公桌前面汇报工作。

    她的声音平静,温和,极其职业化。

    “秦寻,牛效君……”

    秦寻抬起头,视线越过电脑屏幕看向夏宁,说道。

    “工作时间,要称职务。”

    夏宁:“???”

    她有些不明白,什么时候秦寻介意这种虚名了?

    她改口道。

    “秦总,牛总刚才……”

    只见秦寻轻轻一拍桌子,一脸严肃的说道。

    “夏总,我现在是橡树的大股东,同时也是一家影视公司的最大股东。”

    秦寻盯着夏宁的眼睛,沉声道。

    “你甚至不愿意叫我一声‘秦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