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秦寻呆住了。

    夏宁又从桌子上拿起一根笔管,捅了秦寻一下,问道。

    “怎么了?”

    “是有工作了吗?”

    不知怎么的,她心中隐隐有些期待。

    秦寻转过头,看着她,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小夏,你学什么专业的?”

    夏宁一愣。

    “市场营销。”

    秦寻笑了起来。

    “正好,专业对口!”

    他把程婉的信息转发给了夏宁。

    “你今天下午给我几份策划案,我看看,挑一个好的上交。”

    夏宁:“……”

    这叫什么事?

    我出的题目,他把题目直接又甩给我了?

    她犹豫了一下,说道。

    “这不是你的工作吗?”

    秦寻眉毛一挑。

    嘿!

    这个摸鱼大王,叫她干一点点活儿就不乐意了?

    他回答道。

    “我专业不对口,学的不是市场营销。”

    夏宁一怔。

    “你专业不对口,还来一家营销公司当策划师?”

    秦寻:“是助理,我是以助理的身份进来的,靠着自己不懈的努力,才转正成了一个光荣策划师。”

    “你先写,我虽然暂时不会营销策划,但是我的鉴赏能力一流。”

    “我能从你写的几个方案中,挑出一个最好的!”

    夏宁:“……”

    挑选最好方案,这不是老板该干的活吗?

    除了昨天,她这辈子都没这么无语过。

    而昨天的无语次数破记录,也是因为眼前的讨厌鬼!

    她不情不愿地打开文档,盯着屏幕开始思考。

    心烦意乱。

    她转头看了一眼秦寻,问道。

    “那你到底学什么专业的?”

    秦寻掏出手机,架起二郎腿,笑道。

    “母猪的产后护理!”

    夏宁:“……”

    她今天的无语次数,破昨天的记录了!

    今天成了她此生最无语的一天!

    夏宁不再理会秦寻,心里已经给他判了死刑。

    她开始认真地思考。

    到底怎么样才能扩大公司的影响力,打出口碑,做出品牌,成为人人都想要合作的营销公司呢?

    忽然。

    她耳边响起秦寻的声音。

    “你是不是觉得这狗曰的老板有病?”

    夏宁猛地转头,看着秦寻。

    他又骂我狗曰的?

    秦寻指着电脑屏幕上的“五万块”,说道。

    “你看,五万块钱的活动经费,他就想要策划一场轰动全城的慈善活动。”

    “你说过不过分?”

    夏宁有些不服气。

    “以小博大,才能彰显我们公司的实力啊!”

    “如果能花5块的经费策划出来,那就更显得厉害了!”

    秦寻看着夏宁,忽然间,觉得她有病。

    有大病!

    “你知道前天海城首富向南山小学捐了1000万吗?”

    夏宁一怔,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迟疑了一下。

    她违心地摇摇头。

    “我……不知道。”

    秦寻笑了,把手机放到夏宁桌子上,上面显示的是首富捐款的新闻。

    “你看,你都不知道。”

    “除了新闻工作者,和那个学校的师生,哪有多少人知道他捐了这么大一笔钱。”

    “我刚才还是在本地新闻的搜索栏里,直接输入‘慈善’两个字,才搜到的这条新闻。”

    “海城700多万人,1000万砸下去,连一点水花都没有。”

    “更何况是区区的5万块?”

    夏宁看着秦寻,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

    “捐款额是捐款额,活动经费是活动经费,不一样的。”

    秦寻看着夏宁,觉得她有些奇怪。

    看她坚决的态度,好像要和公司同生共死?

    也是,公司倒闭了!

    上哪儿找一个这么好摸鱼的地方去?

    这个摸鱼大王!

    忽然。

    夏宁看着秦寻,问道。

    “5万块,难度确实有些大。”

    “要不,我们向公司申请,把活动经费申请到50万?”

    秦寻看着眼前这个很傻很天真的姑娘,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勇气可嘉。”

    “但是我并不建议,我们都是小员工,怎么好提这么过分的要求。”

    “万一给公司整破产了怎么办?”

    听见“破产”两个字。

    夏宁微微皱眉。

    这家伙嘴里怎么没有一句吉利话,又是“摸鱼”,又是“狗曰的老板”,又是“公司破产”。

    如果有一天公司破了产。

    那都是他诅咒的!

    夏宁淡淡看了秦寻一眼,默默地转过了头,看着电脑屏幕。

    秦寻很满意这个助手。

    能摸鱼,也能干活。

    是个人才!

    继续玩手机,辛辛苦苦攒着自己的摸鱼值。

    夏宁深呼吸几次,缓和了一下心情,开始写自己的策划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她渐佳境。

    已经写完了三个构思,等到她准备写第四个时。

    忽然,秦寻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嘿!小夏!”

    夏宁转过头,看着秦寻,一脸疑惑。

    被人从斗志昂扬的工作状态中强行扯出来,她心情不是很好。

    秦寻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

    “你已经写了这么久了!”

    “该休息一下了!”

    夏宁歪着脑袋,有些可爱。

    秦寻见她没反应过来,压低声音说道。

    “摸鱼,别忘了正事!”

    他重复了一遍他的圣经。

    “摸鱼越多,心情越好,心情越好,效率越高,效率越高,工作完成得越多。”

    “所以,所以,摸鱼越多,工作越多!”

    夏宁:“……”

    这个天杀的小子!

    就是害群之马啊!

    还真是自己的堕落固然可耻,但同事的努力更让他寒心?

    她心里一丝火苗蹿了起来,越烧越大。

    秦寻看见她脸有些红,问道。

    “你低血糖又犯了?”

    “中午没吃饱?”

    夏宁看着秦寻,压抑着怒气,面不改色地摇了摇头。

    跟这种人吵架,犯不着!

    直接开掉!

    秦寻并不太会察言观色,特别是女生的微表情,那是舔狗的天赋技能。

    “你把你写的策划案给我看一下,我挑一个好的,发给程姐。”

    “程姐再发给那个至今还没露面的老板。”

    夏宁嗫嚅着嘴巴。

    “嗯——我看就没有这么必要了吧!”

    我自写的,还有必要再绕一圈给我再看一眼吗?

    秦寻用一种安慰人的语气,说道。

    “不用害羞,你写得再差,我也不会嫌弃的。”

    “我这个人,还是可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