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午饭,秦寻睡了一个半小时的午觉。

    夏宁兴致勃勃地刷豆音,微薄,新闻,看得嘴角始终带着笑容。

    上午才开完新闻发布会,中午新闻就出来了,现在已经是铺天盖地的报道。

    网上对海城富家公子的风评已经慢慢转变。

    “这人生到古代就是谋士啊!”

    “以身为饵,邀天下人入局。”

    “先生大义!”

    “这事情放在古代就能衍生出一个成语了—辱母救子。”

    “他是懂流量的,想骂他的人比想帮她的人多多了!”

    “这家伙真帅!我一个男的,都想给他生猴子!”

    ……

    但也有一些不好的评论。

    “啊……这这这……这算不算诈骗啊?”

    “你捐钱了吗?就喊诈骗!我捐了,我乐意!”

    “聪明,真聪明,这么聪明的人离死也不远了!”

    “他的同事要小心一点,特别是女同事,别给他骗了身子,还给他数钱啊!”

    ……

    时不时,夏宁转头看熟睡的秦寻一眼,觉得他似乎也没那么讨厌了。

    外界风起雨落,他却依然睡得香甜。

    装高手?

    忽然。

    她眼角余光瞥见秦寻的电脑屏幕,电脑版威信上,弹出好几条好友申请的信息提示。

    她有些担心是他还在被不明真相的网友人肉,辱骂,想要加他威信真实他。

    嗯,一定是的。

    夏宁给自己默默打气,抬头观察发现没人注意这边,才伸手悄悄打开秦寻电脑上的信息提示。

    一连弹出了三条好友申请。

    “秦先生,您好!这里是河马国际,这边能约您吃个饭吗?”

    “秦先生,您好!这里是猎豹猎头公司,这边有一个底薪2万的工作,需要了解一下吗?”

    “秦先生,您好!这里是三朵花有限公司,待遇丰厚,上升空间大,您考虑一下?”

    看完三条挖人信息,夏宁脸色有些不好看,低头看了秦寻一眼。

    见他还在熟睡,她轻轻叉掉了三条好友申请信息,并且彻底删除。

    然后,在设置里面设置成了——不允许通过查询添加好友。

    嘿嘿!

    一劳永逸!

    做完这些事,夏宁转身,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拿起保温杯开始喝水,喝水,喝水……

    随后,她悄悄给程婉发了一条信息。

    下午1点59分55秒。

    秦寻的手机闹钟响起。

    他打着哈欠,伸着懒腰,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爽~”

    突然!

    他就看见程婉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远远地看了他一眼,脸上的笑容温和又大有深意。

    只见程婉清了清嗓子,扬起手中一个厚厚的红包。

    “大家手里的活停一下!”

    “这里宣布一个好消息!”

    “刚才我们远在海外的老总,得知公司做了这么漂亮的一场营销活动,引起了全国性的关注,表示很欣慰。”

    “只要公司名号打响,以后业务就会源源不断,大家升职加薪不是梦。”

    “对此,老总特别奖励本周五晚上团建,吃饭,喝酒,唱歌。”

    办公室里响起一阵叫好声。

    哟吼!

    爽!

    程婉看着热情高涨的众人,视线落在了秦寻身上,把手里的红包举得更高。

    “并且,老总决定给我们的大功臣秦寻,奖励一个两万块钱的大红包,并且把他当做储备主管来培养。”

    “有请秦寻上台领奖!”

    办公室里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这钱拿的,他们一点都不眼红,毕竟不但想法奇特,而且确实冒了很大的风险。

    况且,他们周五的吃饭喝酒唱歌算是沾了秦寻的光。

    而且,大部分人进入公司,哪有盼着它倒闭的,都希望能够有越来越多的业务,拿更多更多的提成。

    秦寻在掌声中,走到程婉面前。

    双手接过红包。

    他微微鞠躬。

    “谢谢大家!”

    回到座位。

    秦寻把红包塞进了背包里,端坐着身子,一脸严肃地在电脑上打着字。

    夏宁见他神色认真,不禁有些欣慰。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

    看看,这吊儿郎当的态度瞬间端正了起来。

    忽然。

    她瞥见秦寻打在电脑上的字,不由得愣住了。

    只见文档上写着密密麻麻的……

    “妈卖批”。

    “妈卖批”。

    “妈卖批”。

    一行又一行,一列又一列。

    夏宁:“!!!!”

    狗改不了吃屎!

    这红包不如丢粪坑里!

    见秦寻一脸认真地打了五分钟脏话。

    夏宁实在忍不住了,问道。

    “你好像不太高兴?”

    秦寻转头看着她,手在盲打着“妈卖批”,小声说道。

    “老总能给我发钱,我很高兴。”

    “但是他要把我当储备主管来培养,我不喜欢。”

    夏宁觉得莫名其妙。

    “为什么?”

    秦寻理直气壮回答道。

    “当成公司核心,这么多眼睛盯着我,我以后还怎么摸鱼?”

    夏宁惊讶,道。

    “难道你上班就是为了摸鱼?”

    秦寻道。

    “不然呢?”

    夏宁:“……”

    她有一点理解那些砸秦寻出租屋的人的心情了,因为她现在也想胖揍他一顿!

    装了半个小时认真工作,秦寻在键盘上打了三千多字的脏话。

    夏宁实在看不下去了,问秦寻。

    “你就这么看不上这家公司的老总?”

    秦寻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大家都在埋头工作,渐渐对他不那么关注了,松了一口气,俯下身子,转头看着夏宁,小声说道。

    “我跟你说。”

    “我听说创办这家公司的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富二代。”

    “富一代最怕什么?不怕儿子吃喝玩乐,就怕他创业败家。”

    “创业这种事情,十个公司九个输啊!”

    夏宁听见她又在诅咒自己的公司,皱起了眉头。

    “你就不能对这家公司有点信心吗?”

    秦寻冷哼一声,指了指她,又指了指自己。

    “你想想,这小小的一家公司,竟然同时拥有了卧龙和凤雏,两个摸鱼大王,何愁它不倒闭?”

    夏宁:“……”

    她忽然觉得,呆在秦寻身边可能早衰。

    会被气出病!

    忽然。

    秦寻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说道。

    “小夏,你知道我们公司的老总为什么一直不回国来公司吗?”

    夏宁一怔,摇了摇头。

    秦寻小声说道:“在漂亮国嫖娼被抓了!”

    夏宁愣住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