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这时。

    秦寻忽然闭了嘴,用力摆动着桌子,发出了一阵声响,大口喘着气。

    “哎呀,累死我们了!”

    夏宁正奇怪。

    忽然,看见门口走进来一个人,正是程婉。

    她有些惊讶。

    这小子长得是狗耳朵吗?

    这都能听见?

    不愧是摸鱼达人!

    程婉走进会议室,对着夏宁不露痕迹地点了点头,然后冲着秦寻说道。

    “秦寻,你跟我到办公室一趟,我有事跟你说。”

    秦寻点点头,脸上露出笑容。

    “好的,程姐,我搬完桌子就来。”

    程婉点点头,离开了会议室。

    看着程婉离去的背影,秦寻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微微皱起了眉头,喃喃道。

    “奇怪……”

    “准没好事!”

    夏宁看着秦寻笑而不语。

    怎么没好事?

    给你转正。

    给你一万块钱一个月。

    这还不叫好事?

    她转身,双手搭在一张桌子上,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瞬间恢复了那副生人勿近的冰山美人的清冷样。

    不过……这钱,你得有本事拿得住!

    摸鱼大王!

    ……

    程婉办公室。

    秦寻一脸惊愕。

    “给我转正,让我做策划师,一万块一个月?”

    程婉立即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公司的薪资是保密的,你不要跟别人说。”

    她看着秦寻,露出满脸笑容。

    “公司高层对你最近的表现非常满意,觉得你无论从能力,态度,人品方面都算得上佼佼者。”

    “当然,长得也很帅!”

    “哦——呵呵呵——”

    “希望你不要辜负公司的期望,在这个平台上继续发光发热,给我们带来一个又一个的惊喜!”

    ……

    秦寻一脸懵逼,魂不守舍地回到了座位上。

    他双手搭在电脑键盘上,整整发呆了五分钟。

    夏宁端坐在电脑桌前,一副认真工作的样子,可是眼角余光一直落在秦寻身上。

    见秦寻发呆。

    她心情有些好。

    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二十出头的年纪,在同学都在实习的时候,直接转正了。

    而且……还拿到了一万块一个月的工资。

    他肯定被这从天而降的馅饼砸昏了头!

    钱,果然是万能的!

    幸好,我家很有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

    也能是摸鱼大王痛改前非!

    我倒要看看2000块钱能让你十几分钟写完一份PPT,一万块钱,能让你这摸鱼鬼做到什么程度?

    ……

    秦寻目光呆滞地看着电脑屏幕。

    忽然。

    他胳膊感到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回过神来,转头看去。

    只见又是一颗圆滚滚的巧克力。

    夏宁面带微笑,看着秦寻。

    “你怎么了?心情不好?”

    秦寻拿起巧克力拨开包装纸含到了嘴里,叹了口气。

    “我转正了!”

    “恭喜,恭喜!”

    夏宁笑着说着,忽然发现秦寻脸色并不好看,有些奇怪。

    “你好像不开心?”

    秦寻抬头环视一周,确定没有外人偷听之后,看向夏宁,压低声音说道。

    “人事说下个月才生效,下个月才按块一个月算。”

    夏宁想了想。

    这有什么问题吗?

    在哪公司升职加薪不是从下个月开始算的?

    秦寻叹了口气。

    “这公司糟糕透了!”

    “这狗曰的老板竟然画这种没屁眼的大饼!”

    “你说哪家公司的转正会这么草率,跟过家家似的。你以为老板开公司是做慈善的吗?”

    夏宁听见“狗曰的老板”,脸色微变,挤出一抹笑容。

    “万一说的是真的呢?”

    秦寻看着她,笑道。

    “你看,连你都知道是‘万一’。”

    “人嘴两张皮,说变就变,没有白底黑字的签合同,我是不会相信的。”

    夏宁:“……”

    连?

    什么叫连我都知道?

    难道我一个国外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在你眼里就是人类智商的下限?

    这个人怎么这样?

    不见兔子不撒鹰?

    秦寻摇了摇头,懒得想了。

    他照旧拿出手机,把蓝牙耳机塞到了右耳,开始了快乐的上分。

    “小夏,你替我看着点。”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感觉今天……有事要发生。”

    夏宁睁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你都有不祥的预感了?

    都还要玩游戏摸鱼?

    都不知道收敛一下吗?

    看见秦寻已经沉浸在游戏里,又开始拿下三杀,四杀,五杀。

    夏宁偷偷拿出手机,侧着身子,避开秦寻的视线。

    在威信找到程婉,编辑着短信。

    “开掉秦寻,立刻,马上!”

    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秦寻,大拇指悬停在发送键上时,忽然想到了昨天下班时,秦寻那超乎寻常的手速。

    她犹豫了!

    抬头看了一眼秦寻,发现他又赢下了一盘游戏。

    她虽然不玩游戏,但也知道玩游戏玩到顶尖,也是要有很好的脑子的。

    夏宁见秦寻转头看着她笑了一下,也礼貌性露出一个不情愿的笑容。

    秦寻立马开始第二盘游戏。

    她深呼吸一口气,删除了刚才编辑的内容,重新编辑。

    “立刻给秦寻签合同,工资从今天开始算。”

    她放下手机,忽然感觉有些累,靠在了椅子上。

    忽然。

    她听见秦寻的声音。

    “小夏,你怎么了?又低血糖了?”

    夏宁转头看见秦寻匆匆一瞥,又转过头盯着手机玩游戏。

    她无奈道。

    “不是,我……心累。”

    闻言,秦寻转头看了一眼夏宁,安慰性地笑了一下,转过头继续追击敌人。

    一斧头一个!

    把把C!

    夏宁有些诧异。

    正常来讲,不应该询问,关心一下的吗?

    秦寻在游戏里大杀四方,也猜到了夏宁可能会有些失落。

    作为被舔狗们舔大的一批女人。

    特别是夏宁这种极品美女。

    一般说出“心累”这种略带矫情的话,肯定有一堆舔狗,前仆后继地涌上去问。

    “怎么了?”

    “有什么心事吗?”

    “我请你喝一杯奶茶吧!”

    ……

    但是偏偏,秦寻从来不舔。

    而且,万一发展成什么狗血的办公室恋情,那可就太操蛋了!

    忽然。

    秦寻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扣。

    与此同时。

    夏宁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声又急促。

    “有人来了!”

    秦寻转头看了夏宁一眼,满意地点点头,轻声说道。

    “孺子可教!”

    夏宁:“……”

    不一会儿,程婉走了过来,笑着对秦寻说道。

    “秦寻,你刚才走太急了。合同都没签呢!”

    秦寻一惊。

    ????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