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寻的声音传来:“我认识它妈!”

    电动车嗖的一下开了起来。

    夏宁微微皱眉,迟疑了一下,很诚恳的问道。

    “那这条狗的妈也在附近吗?怎么和这条小黑狗走散了?”

    “怪可怜的。”

    闻言,秦寻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精彩,仿佛回味了一下她说的话。

    他判断出了两个事实。

    第一,夏宁是个善良的人。

    第二,夏宁是个……傻比。

    沉默片刻,秦寻问道。

    “你平常不说脏话吗?有时候,‘他妈’是一种语气助词,通常表达作者的思乡之情。”

    坐在后座的夏宁一愣。

    她就是再傻,也听出来了,这小子在嘲讽自己。

    她冷着一张脸,声音更冷。

    “我平常不说脏话,但是这两天有点想了。”

    秦寻笑出了声。

    夏宁:“……”

    他……

    你妈的!

    过了一会儿,夏宁见他除了车速,还在严格遵循着交通规则,忍不住问道。

    “你为什么……这么送外卖啊?”

    “一次只送一单,而且还不紧不慢的。”

    秦寻回答得理直气壮。

    “摸鱼啊!”

    夏宁:“???”

    听到这个答案,她觉得有些意外,转念一想,又觉得合情合理。

    毕竟,秦寻可是摸鱼大王。

    原来,不仅是计时的工作,他要摸鱼。

    连计件的工作,他也要摸鱼。

    真是一个把“摸鱼”两个字,刻在骨子里,融在血液里的摸鱼高手。

    夏宁笑了笑,问道。

    “你天天上晚班摸鱼,下班兼职还摸鱼,什么时候才能攒到钱?”

    秦寻面不改色,说道。

    “等我傍上富婆,自然就有钱了!”

    夏宁冷笑着摇了摇头。

    傍富婆?

    富婆怎么会看上你?

    我可能还不了解你。

    但是我了解富婆。

    没可能的!

    除非……那富婆瞎了眼。

    此时,天色渐暗,晚风一吹,带起路边一阵尘土。

    迷了她的眼。

    一瞬间,她皱眉,紧闭着眼睛,宛如一个瞎子。

    ……

    “到了!”

    秦寻把电动车停在海城儿童医院门口,下了车,取出外卖就往里走。

    “小夏,你在这里等我,我去住院部送完餐就过去找你。”

    夏宁还没来得及说什么。

    秦寻一溜儿烟没了影。

    看着秦寻离去的背影,夏宁抬头看了一眼昏暗的天色,低头左右看了一下马路边的车水马龙,忽然有一种……

    被渣男抛弃的的感觉。

    夏宁苦笑着摇了摇头,往医院里走。

    平常见到的男人都是精英人士,都喜欢端着,绅士,优雅。

    像秦寻这种完全对自己美色没有一点尊重的男人,倒是头一次见。

    忽然。

    她想到一种可能,脸色变得有些精彩。

    “莫非……他是个0?”

    ……

    十分钟后。

    秦寻慢悠悠地走向医院外。

    此时。

    他看见马路边路灯下,马路牙子上,夏宁坐在那里正在和一个中年妇女聊天。

    那妇人手里抱着一个孩子。

    隐隐约约,有压抑的低泣声传来。

    而夏宁坐在一旁,侧头看着妇人和孩子,嘴里偶尔轻轻说着什么,大概是一些安慰的话。

    昏黄的灯光洒落在夏宁身上。

    忽然间,秦寻觉得……她好乖。

    似乎也不像平常看起来的那样冷冽。

    可能内心也是那种一拳就能打哭,而且能哭好久的软萌妹子。

    秦寻站在不远处,看了一会儿,有些感慨。

    系统真是料事如神啊!

    前世的地球和现在的蓝星很像很像,所以地球有的苦命人在蓝星上一样存在。

    曾经,在地球上有一场轰动全国的新闻,引发了大量爱心人士捐款,似乎和眼前怀抱孩子的中年妇女十分契合。

    秦寻走了过去。

    夏宁缓缓地抬起头。

    秦寻发现,她的眼睛似乎有些湿润。

    “小夏,怎么了?”

    此时,那个一身朴素的中年妇女,抬起头,擦了一下眼泪,看了秦寻一眼,算是打招呼。

    秦寻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夏宁深呼吸一口气,缓了缓心情,声音有些低落。

    “这位大姐的女儿,才两个月……嗯……被检查出了眼癌。”

    “本来大姐和老公就是从乡下来海城打工的,没有攒下什么钱,已经把亲戚朋友的钱都借遍了,但是也只筹到3万块。”

    中年大姐的低下头,伸手轻轻抚摸着襁褓里熟睡的婴儿,眼泪又流了出来。

    这种苦难,她已经跟别人诉说太多次了。

    说出来好受一些。

    夏宁继续说道。

    “但是这3万块钱已经花完了,后续治疗没有钱跟上。这样的话,这小宝宝会瞎……甚至可能会……”

    说到这里,她说不下去了。

    夏宁抬起头看着秦寻,声音有些哽咽。

    “刚才我在这里等你的时候,大姐一过来,就抱着孩子跪在医院门口,祈求路过的好心人捐款。”

    秦寻坐了下来,问道。

    “捐款的人多吗?”

    夏宁忽然反应过来,掏出了手机,打开支付软件。

    秦寻见状,不露痕迹地一把按住了她的手机,递给她一个眼色,轻轻摇了摇头。

    大姐抬起头,看着秦寻。

    “每天都有好心人,给我钱,有时候能筹到几百,有时候能上千,有时候就……几十块。”

    秦寻叹了口气。

    “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

    这一句话,说到大姐心坎上了。

    她哭出了声音。

    “怪我们做父母的没用,如果我有50万,崽崽就可以治好了。”

    忽然。

    秦寻瞥见夏宁又想打开支付软件,有些惊讶。

    这妮子这么有钱的吗?

    这大姐刚才说的可是50万!

    够买我命了!

    他伸手按住了夏宁的手机,为了防止她捣乱,干脆抢了过来,塞到了自己口袋里。

    夏宁目瞪口呆,但也没说什么,先看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秦寻转头看着大姐,忽然开口问道。

    “你在网上有发过贴子,或者豆音求助过吗?”

    大姐点点头。

    “发了,我都发了,朋友圈,豆音,慢手,贴吧,我都发过了。”

    “没多少人看,大多人是鼓励,但是捐款的少。”

    秦寻并不意外。

    别人家的苦难其实很难引起他人的共鸣,大多数人只关心自己,和自己的家人。

    他知道,如果有一个按钮,按一下就会获得10万块,但是会随机死掉地球上的一个陌生人。

    他知道,大部分的人会把按钮按得冒烟!

    “你豆音号给我一下。”

    秦寻掏出手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