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颠倒乾坤,也要杀出一条血路)

    杨戬闭上眼睛细细回想刚才与那八部众交手的情形。

    “祖师,您注意到他们脖子上的八卦了吗?”杨戬说。祖菩提眯起眼睛看了看那正在施法的摩呼罗迦,又看了看正在弹琴的紧那罗,片刻后笑道:“好小子,居然被你发现其中奥秘!这样一来,他们身上的地支象征就说的通了!说不定这也是破解此阵的方法”

    杨戬说:“愿闻其详。”

    祖菩提道:“你看,若是以十二地支为数,那么他们对应卦象即为,

    夜叉为鼠一,应坎挂;摩呼罗迦为牛二,应坤卦。

    阿修罗为虎三,应震挂;紧那罗为兔四,应巽挂。

    天众为蛇六,应乾挂;乾闼婆为马七,应兑挂。

    迦楼罗为猴九,应离挂。

    五为合数,不入八卦,这就说单单缺了羊八作艮挂!”

    杨戬说:“这羊八艮挂又有何说法?”

    祖菩提笑了笑:“如此算来此阵应了八门遁甲之数。坎一为休门,坤二为死门,震三为伤门,巽四为杜门,乾六为开门,兑七为惊门,猴九为景门。而这艮八,则是生门,灭了这生门,这阵估计也破了。”

    杨戬说:“怕是这羊,就在还未现身的龙众身上,可他在哪呢?”

    祖菩提看了看杨戬已经消耗殆尽的分身,说:“乾坤应天地,如今乾在下,坤在上,乾坤倒置。生门虽为艮挂,却也附和乾卦,这地上...”说着,祖菩提心领神会,他拍了怕身边的龙尸说:

    “龙众,不就该在这龙尸里么?”

    说罢,他对杨戬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祖菩提腾身而起,一柄拂尘在前向阿修罗扫去,那乾闼婆立刻祭起马盾护在阿修罗身前。

    “就是现在!”祖菩提向杨戬喊道,杨戬听罢,舞起三尖两刃朝那龙尸一劈!

    “啪!!”血肉横飞,溅在杀阵力场上,化作血雨洒下。

    雨尽时,一个老者站了起来,生就龙头,手拿羊骨权杖,周身能量四溢化作游龙盘绕,那游龙出现后,杨戬与祖菩提身上的力量被抽走速度更加明显。

    至此,龙众现身...

    李靖在云端看着龙众现身后对下面杨戬祖菩提二人喝到:“就算现了生门,你们也破不了这杀阵!”

    确实,龙众所应生门虽现,但杨戬二人却扔奈何不了乾闼婆和紧那罗的双层防御。一旁的阿修罗见龙众已现,不敢怠慢,攻势如山,双锤砸的这大地寸寸爆裂开来,夜叉也从中偷袭,几番下来,杨戬与祖菩提都受了伤。

    “怎么办!”杨戬心中焦灼着力量渐渐被削弱,祖菩提此时也是愁眉不展,这八人自现身以来从未说过一句话,却能配合如此完美,怕是心意相通...

    祖菩提暗暗看去,所有人皆在动,唯独生死二位没动。如今阵外乾坤正置,阵内乾坤倒置,说的是生死二门,其实上有摩呼罗迦为坤,下有大地为坤,皆是死门!

    等等!祖菩提瞧了个破绽,另七人皆为人首,唯独龙众是龙首。手持权杖为羊八,但是这龙首却是地支之五!五为合数不入八卦,但是自鼠一到猴九,添上龙五则另有九宫之说!没想到八卦外还有九宫之五为阵眼...你倒置这乾坤,我便要这乾坤重置!

    “杨戬!”祖菩提冲杨戬喊道:“攻龙众下方!”

    杨戬虽不明所以,但却没有迟疑,只见他只手握住三尖两刃枪尾,以横扫之势破开阿修罗的强攻,然后将长枪猛地插进龙众前方的地面!

    果然,那马盾没有出现!

    祖菩提道:“看来我所料不错,马盾只能护住这八人,却护不住四周地形!”

    杨戬点了点头,天众蛇尾此时突现身,祖菩提眼疾上前一挡道:“给我把龙众挑起来!”

    杨戬应声一跃,双手抓住枪身,使出开山之力!

    “起!!!”那大地本在阿修罗的攻势下裂开,如今加之杨戬神力,顿时连同龙众被挑飞起来!

    祖菩提此时笑了,这几人注意力都在龙众身上,却不想祖菩提趁势抓住这天众蛇尾就是一扯,甩向杨戬。

    “杨戬,速将天众击出阵外!”他喝到。

    杨戬见天众被祖菩提甩了过来,又反身将天众踢了上去。

    还不够,还不够!此时杨戬在空中没有理会龙众,三尖两刃却直指天众下盘,马盾现身挡了住长枪,杨戬不怒反笑:“来得好!”

    只见它用尽全力将三尖两刃掷出,枪托盾,盾托天众。“咔”的一声,天众飞出了阵外,飞过了摩呼罗迦的头顶。

    乾上坤下,乾坤重置。加之龙众阵眼松动,生门已破。

    霎时,杀阵溃散,摩呼罗迦从空中落下。杨戬见阵已破心中一阵狂喜,正欲翻身与祖菩提汇合,不料胸前却出现了一柄钢叉!

    “小心呐!”祖菩提喊道,却没发现,自己头顶的葫芦中一阵青赤流光飞出,挡在了杨戬的胸前,正是毕方!

    “噗...”一口鲜血,喷在了夜叉脸上,后者却邪笑着消失无影...

    “毕方!!!”杨戬从空中跌下,怀里抱着奄奄一息的毕方,那毕方在方寸山吸取灵气,此时已有三尺大小,可胸口却被夜叉扎了个骇人的窟窿!

    祖菩提见此情形,惊怒交加,连忙上前为毕方护住心脉。

    李靖见杀阵被破,慌忙将玲珑塔投出,罩住了杨戬一行人。他又对八部众说:“抓紧时间重建杀阵吧,我这塔困不了他们多久...”

    八人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对视了一眼便各自散开作法。

    杨戬此时在塔下抱着毕方依然红了双眼:“祖师,毕方它怎么样了...”

    祖菩提摇了摇头:“留不住啊...这唯一的希望难道又要断了...”

    “不,不会的...”杨戬喃喃着,“一定还有什么办法的,祖师您在想想。”

    祖菩提说:“这凤裔血脉,除了涅槃梧桐又有什么方法能复活呢?这魂魄最多存世三日便会消散了...等等...”

    祖菩提灵光一现,他急忙对杨戬说:“生死簿是记录生死时辰的,轮回井是重获新生的。可这二者并无瓜葛,不然那天蓬也不会错投了猪胎,生死簿无记录,轮回降世就无迹可查,天意,天意哈哈...”

    “祖师的意思是,携毕方魂魄去轮回?”杨戬问,

    祖菩提点了点头:“这是最好的法子,既能保存魂魄,又能躲过天庭的追捕。但是一定要将这肉身保护好,待到时机成熟之际再还魂重生。这肉身就放在我的葫芦里,有天地灵气滋养可不腐不灭...”

    说着,他将自己的葫芦摘下来交到杨戬手中。

    杨戬问:“祖师,您将这葫芦给我做什么?”

    “哈哈哈...”祖菩提笑了,“后生,这玲珑塔虽困不住我们,但是那我如今心脉难愈,这八部众的杀阵我们可逃不了第二次!

    总要有人留下拖住他们...”

    杨戬急了:“要留下也是我留下啊,论法力,论见识,我杨戬都不如你。”

    “可是毕方现在只认你!”祖菩提一把抓住了杨戬的衣襟,“他在你的天眼里孕育,魂魄里已认定了你是除了鸾凤外最亲近的人,它是唯一的火种,只有你才能引导他去看清楚这世界的真相!”

    杨戬低下了头,祖菩提又拍了拍杨戬道:“如今这个故事我们都是看客,你、我,注定不是主角...”

    “那您就不想亲眼看看这个故事的结局么?”杨戬问。

    祖菩提苦笑看了看这玲珑塔的墙壁,上面的经文梵语浮动,眼前恍惚又浮现出一只小猴子跪在自己面前。他喃喃道:“我的故事,五百年前就结束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