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巧不巧,这个故事又在傲来开始)

    “猴子,花果山,已经五百年没下过雨了...”

    夜未尽,月已上。

    杨戬站在南天门下望着东海方向喃喃着。

    他最后一次见猴子,是在大雷音寺。金装堂皇,却静的可怕,一排排金身林立,没有言语,那张猴脸也在里面咧着嘴。

    何来金身正果?不过是从石头里蹦出来,如今又变成一堆石头罢了...

    千百年来,杨戬始终忘不了猴子被囚时的情景。

    猴子在雷霆中被击碎了铠甲,一身猴毛烧的焦黄。可他却在笑,笑的那么狂妄!

    雷锁穿了他的琵琶骨,跪在众神面前,饶是如此,他手里依旧拿着那杆妖旗“齐天”...

    天兵带他走时,他回过头冷冷的瞥了一眼杨戬,将一句话吹进了后者的耳里。

    “杨家二郎,你和俺老孙一样,都是他们眼中的一条狗。只是我学会了咬人,而你,不过是忘记了自己还有牙罢了...”

    只可惜,后来取经路上,杨戬再没有看见那杆“齐天”妖旗。更令他不解的是,猴子就像换了一个人,与妖族兵戎相见。

    其他六面妖旗,除了不知所踪的“驱神”妖旗之外,都一个个倒在了西行路上。

    “齐天、平天、混天,三天在上,移山覆海,通风驱神。”

    杨戬正思索着,却不料被远处的雷声扰了思绪。

    那是东海方向,花果山自灵霄一战之后就被玉帝下了灭杀令,永世不得降雨,永世不见生灵。这雷声..

    念及此处,杨戬撕开了眉心天眼,一根根青蓝咒印在额头聚集,精光乍现,破空而出,千里之外!

    傲来国境,花果山巅。这十脉之祖如今被一团团恶云风暴笼罩,紫电时不时露出头来像是在积蓄着什么。

    杨戬见状,唤了一声还在脚下熟睡的哮天犬,捏了个纵地金光,眨眼间便来到花果山脚。

    此时花果山早已不复当年荣光,亦有诗为证,诗曰:

    不见东海碧浪起,不见肆野绿枝招。

    不见羚鹿饮山涧,不见猢狲吼山啸。

    唯有碎裂山石在,半面妖旗风中哀。

    白骨作成千枝树,折戟断刃覆残骸!

    杨戬此时凝视着那团恶云风暴,时有电光怒触山巅裂石将其炸进虚空。

    此等异象他也从未见过,那风暴传出的力量令他感到不安。杨戬将哮天犬收进铁袖里,从腰间抽出斩魔剑,划掌印血,喝声:“法天象地!”

    霎时,那斩魔剑散为金尘裹住杨戬,杨戬三目怒睁透出血光,只见他双臂猛锤大地,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尊百丈之高的赤发獠牙金刚!

    那金刚一跃便来到山巅,三只血目望向风眼。他正欲去那风眼上看个究竟,谁知那四周风暴却率先发难,猛然间射出百十条电锁向金刚袭来。金刚眼疾,一个弓腰闪过,回身反手将那百十条电锁擒在腋下。

    金刚仰头怒视,顺手将电锁拋向空中,他起身跃起,踏着一条条电锁直上云颠。

    可就在这时候,那风眼顶上忽然裂开了一道虚空,一只巨大的鹰爪手臂从里面探了出来,挥手一袭,竟将那百丈赤发金刚攥在了手中!

    此时风暴愈烈,撒下万钧雷霆照的这花果山如同白昼。

    金刚正挣脱不得,却不想那鹰爪无端燃起一股赤火硬生生的将杨戬的金刚之躯燃尽!

    “噗!”杨戬喷出一口鲜血。

    金刚身破,落在了山脚。他颤巍巍的转身向那山巅看去,眼角开始不住的跳抖起来。

    那鹰爪慢慢从虚空里爬了出来露出真容,这就像一只被拔了毛的野鸡瘦骨嶙峋,可它身躯却有千丈之高,哪怕这傲来山也不过在它腰间罢了!

    那怪物痴痴的望着夜空,微光透着它的剪影。杨戬吞了一口吐沫,刚想动身,谁知那怪物侧头一歪将硕大的脑袋探到了杨戬眼前!

    杨戬见状,下意识拿起斩魔剑向前劈去,却只听得“叮”的一声,斩魔剑竟断做两截,而杨戬脚下赫然插着一根青焰火羽。

    只见那怪物张开了嘴巴,从里面走出了一个婀娜女妖。那女妖生得——

    青羽半遮面,丹凤流光眼。

    碧绒裹玉体,铁爪双翼前。

    这女妖一双碧瞳盯着杨戬似笑非笑,杨戬撇了一眼地上的剑刃和青羽道了声:“凤凰?”

    二字刚脱口,却见那女妖眉头一皱,一个瞬身竟将杨戬扇飞出去!

    杨戬怒气上涌,稳住了身形,他又抽出三尖两刃,回身向那女妖横扫过去。可就在那枪刃刚要劈到女妖时,他却被后者双眼中的微光定住了心神!

    “怎么可能?!”杨戬额上流下一滴冷汗,自他封神以来降妖无数,那怕是当年灵霄一战面对众妖王也不曾退步,如今却被这女妖的一个眼神威慑得不能动弹!这两只妖怪到底是...

    正当杨戬疑虑时,那女妖却开口了:“果然…这…便是食我凤裔血肉…的代价…”

    她说的很吃力,似乎并不熟悉这种发音。

    &a;quot;你们究竟是谁…&a;quot;杨戬问道。

    那女妖没有开口,她走上前来,一脚将杨戬踩在地上。她又掐住了杨戬的下颌左右扫视。

    “人族…神族?”

    忽然,杨戬额上的天眼引起了女妖的注意。她若有所思,反手向那花果山巅射出一道青色火焰。霎时,山巅裂石崩塌,顺着这火焰召回了一颗雀卵。

    这时,那巨怪也也凑了过来,他与女妖相视一眼喉咙里“咕咕”了两声后,那女妖竟将那雀卵化为了一团青赤流焰猛然向杨戬的天眼摁了下去!

    灵霄殿上

    玉帝凝视着眼前两位老者,一者身披扫霞衣,手持番天印,乃玉清门下广成子;二者素裹八卦紫绶仙袍,怀抱阴阳镜,乃玉清门下赤金子。

    “何事来见,需派两位大罗金仙?”玉帝微睁着眼缓缓道。

    赤金子映着夜色道:“天牢禁地凤裔出逃,天尊处尚有异兆,昊天帝岂能不知?”

    玉帝一愣,凭空拿出了一块赤黑晶石,晶石名唤“凤晶”是上古火梧桐断枝所炼,若有凤裔逃出天牢,必引起共鸣。玉帝道:“我处凤晶无恙,何来逃脱之词?”

    “报!!”就在这时,天牢黑卫突然闯了进来,“禀,禀玉帝。今日巡查天牢时,发现了这个...”说着,他拿出了一块玄色方巾。

    玉帝眉头一皱,将那方巾招来,只见上面透着金光纹路,正是一朵莲花,中间咬尾阴阳鱼!

    “灵台方寸,祖菩提!”玉帝阴沉着脸,“在天牢何处发现的?!”

    黑卫道:“五行狴犴锁下,那块齐天妖旗上...”

    “混账!千里眼何在!”玉帝起身道。

    “微臣在。”应声而出一团黑气,玉帝道:“速速搜查下!”

    千里眼得令,数千只眼睛凭空在黑气上睁开向下界扫下精光。

    “禀玉帝,东海花果山,青鸾火凤...”千里眼道,“二郎真君,正被青鸾踩在脚下...”

    玉帝一惊:“杨戬在那做什么?!”

    这时,一旁广成子开言了:“昊天帝莫惊,怕是这祖菩提做了手脚遮了鸾凤气息,待我二人去会会那鸾凤。”说罢,那赤广二人便乘风下界。

    玉帝走到了灵霄殿前,盯着手里的玄色方巾喃喃道:“齐天出世,鸾凤出逃,同为花果山。祖菩提,你到底在盘算着什么...”

    天雪灵山

    风雪,从来没有放过这片极乐之地,都说灵山寂静,为何却能听到风的声音?

    大雷音寺里,遍布着金身罗汉,如同一尊尊雕塑。大殿正中立着一根柱子通体透红,两端灵金镶玉,上盘有一条白龙,龇牙咧嘴,一动不动。

    这些个金身前方便是殿中的主人。

    好一个大日如来!金身塑体,满头大包,手出拈花,金翅顶立。但是这张镀金的脸面,却生不出眼耳口鼻!

    一盏无芯的燃灯突然在如来面前亮起。

    “如来,天庭那边有消息,鸾凤脱逃了。”声音从燃灯里传来。

    如来听罢,从镀金的脸上,用力裂开一张嘴说:“师尊不必担心,天庭那边自会处理,我等守住这两尊金身便是。”说着,他望了望头顶的金翅,又将头转向无数金身中,也不知他无眼的脸上能否看见,那些金身里的一张猴脸正龇着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