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宿惊心梦,梦醒了无痕)

    斜阳,染得这江河水猩红,直到月上枝头才将这炎炎暑意退去。星疏之夜,那苏家大院里的闺房中灯还未熄。烛影摇摇,铜镜里映出一个小女孩可爱的脸庞,正是苏婉夕。

    她正拿着白日里从市里买回来的小糖人望着月亮痴痴的呆着。

    “小姐,该休息了。”柳环走到婉夕身边低声说道。

    婉夕嘟了一下嘴,放下手中的糖人说:“柳环姐姐,你说岚风哥哥会来找我玩吗?”

    柳环一愣道:“岚风,是谁啊?”

    “就是早上和我们一起拜鱼篮观音的那个哥哥啊。”婉夕笑着说。

    柳环听罢皱了下眉头,但看到婉夕笑着的小脸只好说:“小姐,他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你与他也只是一面之缘而已,估计他也不会记得你。还是早些睡吧,你从小身子就弱,熬不得夜...”

    婉夕听柳环这么说,失落的低下了头,走到床边抱着布娃娃躺了下来。柳环见婉夕躺下,无奈摇了摇头,熄了灯关上房门离去...

    另一边,岚风躺在床上也迟迟不能入眠。不知怎的,那金尾鲤鱼的事一直让他心生忐忑,加之屋外蛙鸣声四起也吵得他心头烦闷。

    他闭着眼睛辗转反侧,却不知那项上的紫藤葫芦飘出一丝真气汇入他脑海里,渐渐地,岚风安神了下来。困意涌上,迷糊之间听到有人呼他名字,便沉沉睡了过去。

    黑暗中,岚风向前小心翼翼的摸索着。耳旁传来细细索索的声音,他两手搓着肩膀...

    “这是哪?”岚风心想着,一束幽光从他头顶泻下。他抬头望去却看不到光源,空洞洞的,什么也没有...

    “岚风...”又一声低语在他耳边响起,他下意识打了个寒颤,强忍着不让自己喊出声来。

    突然,岚风看见远处的黑暗里亮起了一丝火光,他下意识的朝火光走去。四周细细索索的声音越来越大,他加快了步伐跑了起来,可是那火光依旧离他很远。

    跑了一会儿,岚风的步子慢了下来,细索的声音也越来越大震得他的脑袋嗡嗡作响。他脑袋开始颤抖,像是被勾了魂一样木讷地走着。

    不多时,那声音戛然而止,火光熄灭,岚风也停在了原地...

    “哐!!”

    岚风猛地回过神来,他看见自己身前竟立着一座破败的庙宇!

    这庙宇甚是奇特,墙围三角,门上无槛,门前两座石雕竟是人身跪地,背驮石手。那两只石手半握,各雕刻着一只眼睛,只是那眼珠似乎被谁抠走不见了踪影。大门敞开着,可以看见碎石乱瓦散落一地,这门内没有佛堂,唯独一尊巨大的石砌塑像立在院中。

    看这三角庙宇的墙高不过丈二,可那尊塑像却有六丈有余。只见那塑像——

    头戴尖帽,耳坠锒铛。独眼恶面,獠牙切口。面如火烧,煞气腾腾。须髯垂地,八爪托天。

    挺着个圆肚鼓囊囊,盘着个蛇尾摇招招。就似地狱恶鬼翻身,又像天外魔煞来袭。

    岚风被这奇怪庙宇和那恶像吓了一跳,不禁退后一步,却一个趔趄摔了下去!

    他从空中看去时,方知那庙宇原来是悬在半空!

    “啊!!”岚风尖叫着...他突然惊醒过来,起身坐立,“是梦么?!”

    可当他向四周望去时...却惊恐的发现,自己又坐在那庙宇的门前...

    “爹...娘...你们在哪...这是什么地方啊...”岚风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惧意开始哭了起来,他本想吹哨招那海东青来相助,可当他抬起手时却不见了那只哨笛,胸口的葫芦也不见了。

    “岚风...进来...”低语又在他耳边响起。

    “谁?谁在说话?!”岚风四周张望着,可除了这破庙,四周尽是无尽深渊。

    “进来...”低语响起,岚风咽了一口唾沫,强忍着惧意向庙里走去。他扶着墙面,小心窥探着。

    一步步,岚风走进庙院,见那石像四周有烛台衬在左右,从石像底下到庙门口围了三圈。石像底下有一个小盒子,上面好像还贴着什么。

    岚风壮着胆子朝石像走去,那四周的烛台竟随着岚风的前进一盏盏亮了起来。情形越发诡异,岚风一双小脚开始打颤。

    终于,烛台全部燃起,岚风也走到了石像前面。他矮下身来,拿起那个小盒子,上面贴着一张暗紫色的符咒,上面隐隐的一个“封”字透着红光。

    “岚风...帮我打开它...”低语声伴随着细细索索声音又在岚风耳边念着。

    岚风听罢,一种不详的念头在他心中升起。他猛然将盒子摔在地上自顾自喃喃道:“不..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他抬头望向那石像,只是不知道何时,那石像竟低下了头,一只独眼正盯着岚风!

    “打开它,打开它...”

    无数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就像一只只手牵扯着岚风的身体。岚风只觉得头晕目眩,双手不听使唤的捡起那盒子,一爪就把上面符咒扯掉了!

    “嘭!!”一股烈焰从里面喷了出来!

    待烈焰褪尽,岚风只见那盒子里放着两个火红的眼珠模样的石头。

    “把它们放在门口的两只手上!”原本细索的低语此时变成了暴怒的命令。

    岚风身不由己向庙门走去。刹那间,无数紫光从庙外涌出,化作一根根触手将岚风绑住。“嗖”的一声,一个黑影倒立在岚风头顶,指尖点在了他的眉间。

    一股清流泻下好似醍醐灌顶,岚风手一松,那盒子与两颗石头便摔在了地上。

    那黑影扶住岚风,摸着他的头道:“小家伙,有时候好奇心会带来麻烦的。”说罢,他弯身捡起盒子,将两个石头放了进去。

    岚风喘着气,望向那黑影,点点烛光中看清了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是冯夷。

    “老家伙!!又是你!!”这是,那石像开口说话了。只不过那独眼恶脸上的嘴并没有出声,而是那鼓囊的肚子上裂出了一张大嘴。

    “天外之火,妖星荧惑...”冯夷看着那张巨口喃喃道。

    那巨口又嚷着:“老东西,你认得我。你到底是谁?为何几次三番坏我好事!”

    “荧惑一现,天下大乱。可是这次,你不是来扰乱人间的吧?”冯夷眉毛一挑问道。

    荧惑妖星听他这么一说冷冷一笑:“哼哼,凤裔都快死绝了,我不收它,那些个神仙也不会放过它。与其便宜了神佛,还不如为我所用!”

    “为你所用?”冯夷笑道,“你觉得你现在凭什么在这和我说话?”说着,冯夷掂了掂手中的盒子。

    那荧惑听到这话似乎发怒了,它大叫一声,四周烛火骤然变成蓝色。蓝火妖妖,聚成一条火蛇向冯与夷岚风袭来。

    冯夷见势,立马抱起岚风跳到庙外对他说:“小家伙,你在这里等着,千万别进来!”

    不待岚风说话,冯夷一个纵身又跳将回去。那火蛇来势汹汹,周身火焰搅动着空间扭曲。

    冯夷一边闪躲一边想,这妖星果然厉害,纵是真身被封印,这外泄的妖气也如此强悍,竟能扭曲空间。若是自己当年的身体还在就好了,不然岂能叫他如此嚣张!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转念一想,既然收了老康的身躯,就来试试他的力气吧!

    冯夷一个反身落到墙头,思绪在这服身躯里游走。只见他张开双手道声:“水来!”一股股流水便凭空附着在他的双臂上。

    火蛇见状,又是一个摆尾来袭,冯夷立马举起双手卸下火尾的攻势。

    “嗤..”水火相交,冒出阵阵白烟。

    这时候,冯夷与火蛇突然觉得空间开始震动。冯夷朝岚风看去,只见岚风闭着双眼耷拉着脑袋,他心想怕是这小家伙要醒了。

    来不及他与这火蛇多做打斗,冯夷起身跃到火蛇身边抓住蛇尾,一手指向蛇头划至蛇尾,这火蛇便被层层冰晶覆盖,瞬间碎落一地...

    “老东西!!别让我逮着机会出来!等我收了凤火,看你还能耐我何?!!”那荧惑咆哮着。

    冯夷没有理会荧惑的话,他捡起符咒贴在那盒子上,瞬间四周又安静了下来。他将盒子放回原处,跑到岚风身边,此时空间震动的更加厉害。

    “小家伙,你没事吧?”冯夷问。

    岚风微睁开眼睛道:“没事...谢,谢谢老爷爷。您是不是...”

    还没说完,冯夷微微一笑,用手点了一下岚风耳根,岚风迷迷糊糊的就晕了过去消散在这震动的空间里。

    冯夷望着消失的岚风说:“小家伙,等时机成熟你我自会再见...”

    “啊!!”岚风惊叫着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一抹身上才发现汗水已经湿透了周身。

    “岚风!你终于醒了!”岚风还未回过神来,就被叶氏紧紧抱在怀里。

    岚风一头雾水道:“娘,娘你怎么了?”

    叶氏见岚风无恙,这才放宽了心娓娓道来。原来早上叶横出门卖那龙鲤,本和岚风说好一起去的,谁知临走时来叫岚风却怎么也叫不醒。当爹的心大,以为这孩子睡得太死也就没多想,自个儿扛着龙鲤到县市里去了。

    可到了大半个上午,叶氏见岚风还没起来,便到他房里去看究竟怎么回事。这一看不要紧,只见岚风一张小脸憋得通红,额上豆大的汗珠淌着已经湿了半身。这可吓坏了叶氏,他连忙叫二婶来帮忙看看,二婶看罢说是受了风寒,让岚风好好休息小孩子睡一觉就好。于是叶氏便守在岚风身边直到他醒来。

    岚风从小就不怎么生病,没想到这次竟让叶氏如此担心。

    叶氏道:“好了,娘只是担心你,你到底怎么了?”

    岚风抬起头道:“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岚风刚想说话,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