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猜测过,顾泽轩或许是代表黄金龙来问问他们几个亿的操盘资金问题。

    毕竟,四个月时间不到,就能用一千万赚到几个亿。

    这种事情就算是在港城,甚至是世界范围内,都可以说匪夷所思了。

    他们对此有所好奇,是应有之意。

    却是没有想到顾泽轩一开口,就是要找关海洋做生意。

    顾泽轩转头看了看Ashley,直把她看得有些不自在了才挪开眼神。

    “其实我和黄董都有点没搞明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够搞出来这么大的动静。

    到底是因为你的眼光和胆色亦或是背景都超乎寻常呢……还是说我们给了你一个好助手?”

    Ashley心道是了。

    不管怎么谈生意,这个问题终归还是要先搞明白的。

    换作谁,都会很好奇,关海洋凭什么能够走到这一步。

    顾泽轩的这句问话很有意思。

    Ashley原来在兴朗贸易虽然能力出众,但毕竟只是个助理身份。

    无论是眼界还是魄力,暂时都无法支持她在更大的舞台上施展才华。

    黄氏集团的公司培养人才是有一套制度的。

    虽说不能保证百分之一百避免遗珠之憾,但也能最大程度上保证人才评估和成长的公平性。

    如果说Ashley原本就有独当一面挑大梁的才能,领导层不可能把她放在助理这个位置上呆这么长时间。

    可人放出去了,回来的时候却带着几亿的资金直奔伦敦证券交易所。

    这让他们不得不好奇,这些钱到底是怎么来的。

    顾泽轩问这个问题,就是想探探关海洋的底。

    之前他们没有对关海洋做太深入的调查,那是因为对方还不值得他们关注。

    现在却是不一样。

    关海洋的成长太迅速了,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原本不过是生长在自家院子旁的一棵小杂草,几个月没注意,就成了可以遮阴避凉的大树。

    这不合常理。

    黄金龙眼里揉不得沙子。

    “不知道顾叔说的大动静,到底指的是哪方面呢?”

    就算是经历过上次街头大战那件事,他跟顾泽轩依然算不得上很熟悉。

    说起话来到底还是有一些顾忌,他暂时还不想全盘托出。

    “说到底,Ashley还是黄氏的人。

    港城对于黄氏而言,还真没有太多的秘密。

    她在港城这边做了什么,我们都看得一清二楚。

    包括你在伦敦证券所押注的那十几只股票。

    你……哪里来的这么多资金?”

    实话实说,顾泽轩面对关海洋的时候并没有搞商场上的那一套尔虞我诈。

    不论是回答问题,还是问出问题,都简单而直接。

    这可不是一个商场老油条的风格。

    只能说明顾泽轩对于关海洋个人是有一定好感的。

    关海洋略微思量后道:“顾叔知道铁中旗这个人?”

    顾泽轩点点头:“自然知道,这一段时间内地商人,还有谁比他的名头更大!

    难不成你跟他有些关系?”

    “他的南勤集团,和我的海天贸易的确有一些生意上的合作。

    包括这一次他闹得沸沸扬扬买飞机的生意,我都有参合一脚。”

    两人说话之间,菜都已经陆续端上桌。

    总共四个人,关海洋没有点太多的菜。

    菜式不多,却是道道精致可口,都是店里的招牌。

    顾泽轩倒也没跟他客气,菜上齐了便招呼众人开动,边吃边说。

    “恐怕不只是参合一脚这么简单吧!铁中旗这个人我见过,他也跟我提到过你。

    如果只是简单的合作,他恐怕不会对你的信息嘴那么严。”

    铁中旗是个老江湖,顾泽轩也不是愣头青。

    他可没有古恒宇那么好忽悠,铁中旗说的话,在他这里最起码都要打个五折。

    可这么爱吹嘘的一个人,对于关海洋的信息却是只字不提。

    “他反倒是问我,你跟黄氏集团到底是什么关系。”

    关海洋哑然失笑,铁中旗这人精得很。

    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固然是让他对关海洋的眼界和见识以及知识都很佩服,但也成功激起了对方的好奇心。

    有机会探听一下关海洋的底细,他怎会放过。

    “那顾叔跟他说了我的底细吗?”

    顾泽轩端起酒杯,浅浅地抿了一口香槟。

    “铁中旗这个人狡猾得很,他嘴里跑马车,我怎会跟他讲实话。”

    说到办事靠谱,顾泽轩甩铁中旗有三条街。

    可就这样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居然都能够在商业领域混得风生水起,世界就是这么奇妙。

    “其实说实话也没有关系,我跟他的合作框架已经搭起来,他便是再如何有想法,也只能在这个框架里行事。

    我也不瞒着顾叔,海天贸易跟南勤集团的合作中,海天是主导。”

    顾泽轩眼神亮了一下,忽的又摇了摇头笑道:“铁中旗这个人很不好对付,你竟然能够在跟他的合作中占大头。这件事情说出去恐怕很多人都会惊掉大牙。”

    如果是黄金龙或者顾泽轩跟铁中旗合作,以资本入局,占据大头自然没有二话。

    可顾泽轩是知道关海洋底子的。

    拢共不过一千万的创业资本,竟然能够降服铁中旗这种人精。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我就不问你是怎么做到的了,既然铁中旗下的那一盘大棋中,你能说得上话,就说明我的猜测没有错。

    他现在跟内地各个省份的政府关系都不错,而黄氏想要将业务进一步往内地扩展,我们有合作的基础。”

    关海洋倒是没有想到在这个时间点,竟然已经有港资公司准备向内地进发。

    现在是91年,连伟大领导人南巡讲话都还没有开始。

    整个内地市场处于开天辟地,混沌未开的阶段。

    局势不明朗,资本就不会大举进军。

    大家都在观望,想要等待一个更好的时机。

    “黄董的意思,还是顾叔的意思?”

    顾泽轩点上一支香烟,吐出淡淡的烟雾:“我向黄董提的建议,黄董很支持我的想法。”

    这很合理。

    如果没有进军内地的想法,黄金龙不会将他的得力助手派到这边来。

    顾泽轩果然没有辜负他的看重,能够想到提前开始在内地布局。

    做生意有风险,但风险越大,收益就越大。

    如果看清楚了局势,所谓的风险可能只是漫天迷雾造成的假象,根本就不存在。

    关海洋定睛看了看顾泽轩,爽朗一笑道:“内地现在乱成一锅粥,上面的人还在为政策打架。

    顾叔怎么就这么大胆,开始谋划内地市场了呢?”

章节目录

异星直播:你管这叫打工仔?斐波那契芒 一气朝阳 香江风云1980竹叶糕 武道长生从内丹术开始黑源白 万能书屋 文学之泉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凝聚阅读 热血阅读 文艺之眼 我本无意成仙最新章节 暖陽阁 我拍摄走进科学,被全网追杀!txt下载 我的玩家好凶猛帅犬弗兰克 儒剑仙七月未时